2011 1003 001.jpg 2011 1003 002.jpg 2011 1003 003.jpg
霧社公學校運動會,霧氣迷漫,危機潛伏在一片日本人的歡樂聲之中.
花岡一郎準備彈奏日本國歌的同時,殺機即將展開.
不安的心情,擾亂了彈奏的節奏.
一郎看著自已的族人悄悄地走到日本人的背後,高舉獵刀一刀砍下.
賽德克人拿起鮮血直流的頭顱血祭祖靈.
一場慘烈的戰鬥就此展開.

2011 1003 005.jpg 
鏡頭由上往下俯視.純白的紙鶴染紅了鮮血,地上更是躺滿著滿是鮮血的日本人屍體.

2011 1003 004.jpg 2011 1003 006.jpg
一幕幕追殺的畫面彷彿還在進行著.打鬥聲,吶喊聲還在耳邊迴繞.

2011 1003 007.jpg 2011 1003 008.jpg 2011 1003 009.jpg
日室學堂,雖然沒有任何場景在此出現,但是可以自行想像八十年前孩童們的上課景像.

2011 1003 012.jpg
公佈欄及小朋友們的置鞋櫃.

2011 1003 013.jpg
穿廊間一幕幕撕殺打鬥的場景上演著.

2011 1003 014.jpg 2011 1002 008.jpg
隨著鏡頭沿著旗杆爬昇,一具具的屍體佈滿了整過公學校前的廣場.
莫那魯道背著槍坐在旗杆下方,這不是結束,而是面對更慘烈戰鬥的開始.
這是一場明知不可能勝利的一戰.
將來你的靈魂要去日本人的神社,還是賽德克祖靈的家.
一幕幕場景,一句句台詞都另人印象深刻.

2011 1003 015.jpg 2011 1003 016.jpg 2011 1003 017.jpg
霧社公學校校長新原重志的宿舍,內部十分精緻考究.

2011 1003 018.jpg 2011 1003 019.jpg
櫻花台可以鳥瞰整條霧社街,人來人往的景象,還有霧社事件暴後,橫屍遍野的慘況.

2011 1003 020.jpg
金墩商店前彷彿還坐著賽德克人喝酒和花岡二郎對話的景象.
wuso,wuso,叫著花岡二郎快點走開,不然就淋濕了那身寶貴的日本警服了.

2011 1003 021.jpg 2011 1003 022.jpg 2011 1003 023.jpg 
2011 1003 024.jpg 2011 1003 025.jpg
金墩商店由漢人巫金墩所開設,他熟稔日語,賽德克語.
在此賽德克人想也殺了他好為家人報仇,
但莫那魯道救了他一命,並為他縫了面白旗,好讓他逃生.

2011 1003 026.jpg 2011 1003 027.jpg 2011 1003 028.jpg
打鬥的景象也在此上演,日本人流竄著,架上的木屐打亂了,蒼忙地逃生.

2011 1003 029.jpg
花岡兩兄弟的家.
辭世前兩人在牆上寫下的遺言.
生我的是賽德克人,養我的是日本人,我該向誰盡忠呢?
穿著日本警服,但身上流著的是賽德克的血.
二十年都忍了,不能再忍個二十年嗎?

2011 1003 030.jpg 2011 1003 031.jpg 2011 1003 032.jpg
花岡兩人,吾等不得不告別人世.番人之激憤,蓋因勞役過 多方才引發此一事件.
吾等亦為番人所捕,不知如何是好.
 昭和五年十月二十七日上午九時,
由於番人守住各方,郡守
以下職員全部死於公學校.

2011 1003 033.jpg
一棟尚未完成的房舍.

2011 1003 034.jpg 2011 1003 035.jpg 2011 1003 036.jpg 2011 1003 037.jpg
由於在公學校的打鬥畫面己經很多,所以就刪除了櫻旅館的這部分.

2011 1003 038.jpg
霧社公醫院診療所.
重要的一場景就是馬紅莫那被救,醒來看著窗外.
醫生跑來看視她的一幕.

2011 1003 039.jpg 2011 1003 040.jpg 2011 1003 041.jpg 2011 1003 042.jpg 2011 1003 043.jpg
馬紅莫那被救,被樺澤醫生要脅勸降達方莫那.
於是帶著六瓶清酒,與哥哥相會.這一聚也是最後一聚,達方和其他的賽德克人在林中自隘.

2011 1003 044.jpg 2011 1003 045.jpg 2011 1003 046.jpg
街景的一幕幕有著和八十年前相似的氛圍.

2011 1003 047.jpg 2011 1003 048.jpg 2011 1003 049.jpg
古今時光交錯,看著當時的事物,彷彿真是回到那年代.

2011 1003 050.jpg 2011 1003 051.jpg 
2011 1003 052.jpg 2011 1003 053.jpg 2011 1003 054.jpg
一景一物,設置相當考究.走著看著,雖沒有場景演出,但是還是參照當時的霧社打造了林口霧社街.

2011 1003 055.jpg
霧社由鎌田彌彥陸軍少將接管後,一幕幕戰鬥開始了.

2011 1003 056.jpg
2011 1003 057.jpg
鎌田支隊司令部前身臺中州能高郡警察課霧社分室,一個畫面令人難忘.
比荷沙波說服著賽德克族的其他頭目,還大膽地在警察課門前進行遊說,
那頭目說道,快去招集其他人,要不然全都醉死了.

2011 1003 058.jpg 2011 1003 059.jpg 2011 1003 060.jpg 2011 1003 061.jpg 2011 1003 062.jpg
室內佈置十分考究,戰事一觸即發.

2011 1003 063.jpg 2011 1003 064.jpg
花岡二郎奉茶時的膽怯表情,又呈現在眼前.

2011 1003 065.jpg
一刀斬斷電話線,霧社再也無法和外界連繫.

2011 1003 066.jpg 2011 1003 067.jpg
2011 1003 068.jpg
莫那魯道催促著二郎打開槍櫃,二郎此刻正擔心著身在人群中的妻子.
莫那搶過鑰匙取槍去.肩上背滿了槍枝直奔公學校.
鏡頭放慢了速度,跑上櫻花台,他看見櫻花開了,
他跑至公學校,廣場前早已滿是屍體.

2011 1003 069.jpg
2011 1003 070.jpg 2011 1003 071.jpg 2011 1003 072.jpg 2011 1003 073.jpg 2011 1003 074.jpg
武德殿內,花岡兩兄弟正在對打著.

2011 1003 075.jpg
居高臨下,武德殿前就是整個霧社街.

2011 1003 076.jpg
殿外也就是日本人要進攻賽德克時的場景,左右包抄攻上賽德克人聚集地.
因此武德殿內外建築也十分講究.

2011 1003 077.jpg 2011 1003 078.jpg 
走下武德殿,步出林口霧社街,
回頭一望,彷彿大批的日本軍隊正進入霧社街,一場陣壓即將展開.

    全站熱搜

    alex886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