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兩個知己,就算久久沒有連絡,但心中只要有這樣的朋友存在就夠了。
他和她陪著我過了很多的時光,度過了我生命中最青澀的年代。

他和她都有個妹妹,敢愛不敢愛,我難以下決定。
說不出口,關係著我和我好朋友存在與否。

曾經在我心中起過連漪的每一位女孩,我都大剌剌的說過這樣的一句話。
我喜歡你,
我喜歡你,
我喜歡你,
說完之後通常就是沒有好結果的,到現在為止是這樣。
前一句是。。我對我喜歡而不喜歡我的人說的。
後一句是。。喜歡我而我沒反應的人向我說的。
就算是用寫的也一樣。  


不能愛
 
我是升學班,我的天呀,怎麼會這樣,書本跟我又不是很熟。
考試,考試,就是考試,在那個父母們都認為書念好就會有好未來的年代。
加上我什麼都不會,算了,還是念書算了。

每天上學下課都會經過的路上,已經過了一年,不曾留意過什麼。
那一天,在三美路和中央北路的路口遇見這個女孩,
天呀,漂亮的女孩,我的菜。

她戴著粉紅色塑膠框的眼鏡,卻有著明亮,黑白分明的大眼睛。
她是太田慶文畫冊中,夢幻中的女孩。
我喜歡她的就是微笑的表情和會漏電的雙眼。
我和她最美的回憶停留在國二的運動會,我們手搭手一起跳大腿舞。

遇見她是我國二的美好開始,
那天不經意的巧遇,讓我開始刻意地留意上學的時間,
大概是幾點幾分會出現在這個路口,
因為這樣我才有機會多見她一面。

就這樣上學放學,久而久之,不經意的在高美路口遇見她回家。
喔,她家在這一區,心中暗爽,太好了。
上學,其實幾點幾分都不重要了,因為在家後院看著她出現,
我再出門就可以了,這樣我就可以遇見她。
看她一眼,然後開開心心地經過她,飛奔上學。

老天爺總是喜歡開玩,我其實可以陪她一起上學的,真是。
國二開始能力分班,二O四班,我們班,我和她同一班。
我的旁邊的旁邊就是她,王惠萱,
真想把阿福和月女都趕去一邊,我上課就喜歡只看前顧後的。
沒想到我喜歡的人就和我同一排,在我旁邊的旁邊。
仔細看一下我們班,
我們班的美女都是姓王。
王惠萱,王惠蘭,王佩如還有巫婆(忘了名字^^)。

開始我們一起上學去,
我們邊說邊騎,上學的時光變得很開心,很珍貴,
她的個性我也喜歡,就是直。我喜歡很直的女孩。
我和同樣星座,小我375天,血型O型。

原來愛一個人,失去一個朋友是那麼痛苦的事,
功課不好就算了,感情路上也不是很順利,
哪來的勇氣,開始習慣逃學,
一天,二天的學校沒注意,也不會通知家裡,反正老爸很忙。
功課變差了,喔不是,應該是說,本來就沒有好到哪裡去。

逃學,逃了幾十次,
這一次決定了,要離開了,不回來,
之前最多逃到彰化,雲林。
這一次死命騎,騎到天涯海角躲起來,
一天,兩天過去了,我騎到了高雄的山區,
那天天黑的晚上,一個人騎在暗黑的橋上,
真是暗到不行,一台車子就這樣慢慢地在我後頭開著,
我加快了步伐,快點通過了這段路,
原來就只是替我照路,害我嚇了一跳,我可不想上頭條新聞。

在我逃學的過程,大部分都是住在廟裡,找個隠密的角落躲著。
而這一次真是就像孫悟空逃不出如來佛的手掌心一樣,
這一家廟也是拜觀音的,地下一樓,裡面是十八層地獄,
我在這兒逛了逛,看完,走到一樓準備找個地方好睡覺,
呀!完了,這家廟和老爸的觀音堂有感應,
硬是把我抓回來,通知在高雄的二伯,把我先帶回去,
隔天老爸來拾物招領了,我真不想回去。

昇學的年代,學校和家裡都會認為考試的壓力太大了,
所以才會選擇逃學,也沒有太大的責罰,
學校的訓導處中午時間廣播,三0四班,施宗鑫,請到訓導處,
啪的一聲,打在大腿上,
又啪的一聲,打得更響,
真是嚇到我了,
訓導主任,轉過頭來,大聲的對我說,
再逃學,下次輪到你
不過我倒是給那兩聲嚇到了,還好不是打我,從此沒再逃學了。

算了,我的第一句我喜歡你,讓我人生失控了一小段。
重新回到學校,功課再怎麼差,也硬著頭皮去接受了,
國三的考試更多了,考完試兩排互換改考卷,
我喜歡改她的考卷,看到她的字就是高興,
有一陣子,我硬是和阿福搶著改她的考卷,
而偏偏從此她就不改我的考卷,
算了,我更喜歡有她的筆跡留在我的考卷上,
特別是那有勁的2,三橫,沒有一點圓弧。像是兩個相疊的三角形,少了上面那一橫。
我刻意學著她的這個2,而她就改寫圓圓的2,
算了,還是自然點。

我仍舊是老樣子喜歡著她,不過一起上學的時間少了,因為....所以....
我可以和她一起放學回家,不過我都只是在她後面。
她和月女一同回家,我就順路去阿傑家,
真是一個好借口,也順路,所以去阿傑家的日子就多了,
成了我的最好的知心朋友,原來最好的朋友是這樣來的,因為一個女孩。
有一天她說要去高美外公家,我也跟著去了,
從那一天起,放學回家我都有正當理由跟著她了,
因為我們的外公。。是兄弟。。??!!
那我媽媽和妳媽媽是什麼關係,表姊妹?!
老天爺,你給我記住,給我開了這麼大的一個玩笑,
六等親不能結婚,夠了。
不是敢不敢愛的問題了,是不能愛了。

國中要畢業了,要送的禮物是我在當時的三商選的。
走到二樓有好多好多的飾品可以選擇,
這聲音,很清脆,很好聽,
在清中的大禮堂上(我們學校禮堂改建中)
我仍然沒有機會及勇氣送給她,
那風鈴掛在我的房前有好幾年,
真是,當時沒常識,也不知道送風鈴的意義,
三商巧福清水店,如果沒有倒,我會天天去抗議。
還把禮物包的那麼漂亮,真是。

之後她去讀了文華;我去混了台中商專,
她讀了東海,也許;我又去混了銘傳,
現在沒見過面了,
第一次想愛的人,卻是我不能愛的人,
第一句我喜歡你,就算結婚,婚姻也是無效的。
老天爺,我恨死你。

    全站熱搜

    alex886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