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起金門一條根往背上抹,慢慢抹,抹遍整個背部。雖然沒有像刮砂般有人服務,但也慢慢地感受到透清涼的舒暢感。住院醫生也來關心一下,是否有何不適。只是夜裡手術部位較為疼痛而已,忍著點也就過去。就像是鄭智化水手歌詞一樣,這點痛算什麼,擦乾淚不要問為什麼。

alex886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