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微亮,這寒冷的一夜就在半睡半醒間度過。看得見路,那就趕緊下山吧。順著登山人所綁的白布條,黃布條順利下山。下山的路十分好走,陽光也漸漸地透了進來,人在山林間行走,沒有想些什麼,只想早點回家。一大早,巡山員已經上山,拿著獵槍,背著大背包要往更遠的深山去,相互道個早,各行離去。回到了水田林道口,車子還在,騎著車快奔回家。到了尖石鄉,在路邊的小攤販點個早餐,邊曬著太陽,我的身子好像一塊冰塊開始融化,好熱,流了許多的汗。真是舒服極了。

。。這一次遭遇,真是有驚無險。真是要好好地感謝神明。於是回程特地到了北埔老街的慈天宮來感謝觀世音菩薩。相傳北埔慈天宮主祀觀世音菩薩,為粵籍首墾姜秀鑾自大陸奉迎而來。道光十五年(1835)姜氏率領墾戶開墾時,將神像攜入北埔,建一小寮奉祀。而至同治十三年(1874)增築兩廊與前殿,成為現今的規模。在廟中雙手合十拜了拜,觀世音菩薩:感謝您,救我一命,請您給我指示吧,我未來該怎麼做呢?

。。離開鎂光熱處理,就是來新竹幫忙照顧小姪女,哥哥及大嫂就住在離新竹台大分院不遠的一處巷弄中。平時有空就煮個飯給小朋友吃,帶著小朋友到醫院探望母親。而當醫生準許出院時,我和哥哥一家人住在一起,空閒之餘就是四處爬山,到處走走。而哥哥住的環境,採光及通風都不是很好,連白天都需開燈,房間溼氣較重,電視沒有訊號。雖然是這樣,也使得小朋友們不至於成為電視兒童,小朋友看的都是經過哥哥篩選過的,要不就是教會的聖歌。

。。回到了清水,想著該做什麼工作呢?我對什麼有興趣呢?對社區改造及文史保存的工作,還算有興趣。但是投出的履歷,一直沒消沒息。正值冬日時節,李小深組長(鎂光的同事)打電話來說,有空可以到他田裡採採小蕃茄,小蕃茄生很多,不採就浪費。每年小蕃茄都會自然長出來,記得來採喔。那時候一有空就去組長的田裡看看,也順便幫忙修剪葉子,也採了好多小蕃茄回家及紅鳯菜。日子過著過著,也不知這幾個月來,表哥卓峰基過得如何?

。。在廟中,誠心地拜過觀世音菩薩,轉身,抬頭一望,瞧見【順其自然】的大匾額,也許這就是祂給我的指示吧。回到哥哥家,沖個熱水澡,全身舒暢,才把在山中過夜的事情告訴哥哥,老哥也嚇了一大跳。回來就好,沒事就好。表哥這一段時間在因緣際會之下,透過表姐秋萍的介紹,在外埔種植綠竹荀。一切一切的工作都只能用雙手,除不完的雜草,也不知表哥已在竹荀園工作多久。在竹荀園的工作真是累人,真佩服表哥表嫂如此不畏辛勞的除草。除草只是開始,和表哥一起工作一天真是累斃,但是,如果你退休了,那你會想做什麼呢?其實就是種田了,那就一起和表哥種田了。一切就順其自然吧。

alex886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