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床的老阿伯,忍不住一個人待在病床,想要回家。同是病人,這個我懂。星期一住院到今天(9/12)也八天了,還好最近都很順利。星期一,就等待醫生來看看傷口。手術的傷口,如果順利也就讓它多癒合好再出院。急,急不得,醫院不想再來,除非不得已。天亮,又是一天的開始,老爸六點就買了早餐回來。想吃飯,吃,真的是一大享受。吃稀飯配熱菜,靜靜地和老爸飽餐一頓,真是幸福。

。。老阿伯忍不住又想出院,請護士打電話叫家裡的人快來。快來~想要出院了,護士也急著通知他家人。護士也只有想著辦法,打個針讓阿伯更舒緩。阿伯的孫女也趕來看看,一直疑惑著,可以出院嗎?住院才會好快點,醫生也沒有同意可以出院呀!

。。八九點說有吐血,我才知道是癌症。肺癌,癌,真是令人難以想像,家人也沒通知了,一大群護士架著阿伯緩慢地走出這病房。突然有一份感傷,生命如此脆弱,不是只是吐不出痰,大不出便,而且前些天,父親幫忙他處理大號,舒服睡上一晚。出院了,留下一堆來不及帶回家的物品,而病人來來去去,更使人看出人間聚散,悲歡離合。

。。阿伯常常只有一個人,因此父親和我常常和阿伯聊天。閒話家常,聊聊兒子,聊聊女兒及那一些孫子們。有的才上高中,兩三個孫子,媳婦也忙的走不開,大兒子開大貨車,工作煩忙,真正需要有人照顧時,萬般無奈。。。。。。。。。。。註:孝要及時,別等待。

。。等等,事有轉機,雖然阿伯急著出院,還是連絡兒子來幫忙,只是回了家一下,又送了回來。繼續插著氧氣,化痰。兒子站著關切著,護士來回打個抗生素及調整氧氣流量。阿伯也靜不下來,忙東忙西地一刻不得閒。

。。阿伯全身不舒服,出院談何容易。吐不完,抽不完的痰,來來回回只想回家,護士又來抽痰,打個生理食鹽水又是一個小時。更換上氧器罩好好地呼吸,阿伯回家的希望又落空了。

。。夜來臨,很高興我吃了安眠藥,能靜靜地睡覺。但阿伯不時要由兩位護士協助,才能舒緩抽痰的痛苦。阿伯放輕鬆(台語),放輕鬆~兩位護士身心也疲累了。老阿伯一直想要用力吐,太用力,用力不當又吐出血來,真的令人感到無比的痛苦。十二點吃的安眠藥,給阿伯的申吟聲打敗,我又失眠了。時間:凌晨03:30。



 

alex886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