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起金門一條根往背上抹,慢慢抹,抹遍整個背部。雖然沒有像刮砂般有人服務,但也慢慢地感受到透清涼的舒暢感。住院醫生也來關心一下,是否有何不適。只是夜裡手術部位較為疼痛而已,忍著點也就過去。就像是鄭智化水手歌詞一樣,這點痛算什麼,擦乾淚不要問為什麼。

。。護士循房例行公事,量血壓,耳溫及脈搏。這是護士們一天工作的開始。向護士說聲謝謝。不會!護士輕聲地回應。一床的床友早就等不及要出院,不時詢問著護士,來一次則問一次。隔壁床的親友也來了,一床的主治醫生仍沒來。二床親友關切著他父親的健康,並詢問使用氧氣是否要自費。護士說健保房,這只是醫院的機器不用,所以住健保三人房也是一種社會福利喔!

。。護士配藥,我很快地吃了,早晚一針抗生素,正打著針看著點滴,速度中速滴著,可能也要一個小時吧!時間早上九點聽著床友的聊天,大家談論著自己煮早餐還是買早餐,如何煮,真是讓人好想再飽吃一頓。吊著點滴什麼都不能做。右手不能亂動,正在打著針。左腿不能亂動,很重的石膏腿。只能稍微移個位置而己。啊!又想小號,真不知怎麼辦,忍著也只能著。

。。護士及住院醫生走了過來,查看傷口復原情況如何,大腿情況良好。但只見人造皮蓋著看不出什麼。而手術的傷口打開後有針包覆著,只能由外科醫生看診較為安全。點滴也正好打完。護士說你不用再打針了,一聽真是欣喜若狂,不用每每等待點滴滴完再小解。一床的床友要出院了,好羨慕呀!不過我也快要出院啦!今天還有好朋友的陪伴度過,真是美好的一天,算著算著賺了多少錢,有說有笑,十分愉快。健康的身體真的要自己來,心情開朗,身子也就會跟著好了,是吧。

alex886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