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星期天(9/11)
。。經過一夜好眠,在夜裡四點多醒來,安眠藥真是好用,酣睡一整晚,安眠也是一大享受。天色微藍,靠窗的床位是老天給的一份眷顧。而隔壁床的床友,不知日夜,打開窗簾,讓他也見見久久不見的日光。他老人家客氣,但也推辭,我想要給個飲料果汁,他不要。只要老人家舒服地睡覺就好。

 

。。我和老人似乎很有緣份聊,外科的房友來來去去,不知又出院了多少位。看似外科手術病床也不見重大傷殘手術開刀的外傷,有的就只有我啦!整形植皮手術。外科手術需全身麻醉,用自己大腿的一塊皮覆蓋在腳上的傷口上。復原的情況未知。靜候外科醫生檢查。

。。時間回到9/10晚上九點半,正好老人家有了想上大號的感覺,老爸也熟悉了這個動作,移動式馬桶馬上推了過來。七八天沒便,這真是令人難以想像,老人家坐上了馬桶,靜靜地等候著,不急也不趕。


。。想像,想像老先生的腸胃中到底出了什麼狀況。久便已除,而食道中有痰一堆,而且是客滿,老先生除了機器自動化痰也不斷地自己吐痰。這也讓我回想起我也有這一幕,在家中躺著,頭側一方,呼吸急促,痰不斷地從口中吐出。加護病房的車子一推來,便是插上吸引管推進急診室,等待有空出來的床位。

。。老先生的兒子十分孝順,工作相當煩忙,也常有護士孫女來看。雖然如此,晚上倒是成了空檔。老爸也約略盡了點棉薄之力,希望大家都能早日康復。不經一事,不長一知。經過這次的大病,我更能記起並學會這個教訓。

alex886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